【贺曾利隆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之旅(4)最终章~好望角的呐喊

438 2016-6-30

前往纳米比沙漠上的城镇,在大西洋岸边露营

从纳米比亚的首都温荷克(Windhoek)奔驰了约370公里后,抵达位于大西洋岸的斯瓦科普蒙德(Swakopmund),这里是位于纳米比沙漠上的城镇,我们一行人在海岸边的营地「Alte Brucke」连续扎营过夜。

 

ナミビアの大西洋岸に立つ!

▲来到纳米比亚的大西洋岸!

 

太阳西下后,气温变得越来越低,天空高挂著一轮上弦月,吃过晚餐后,买了柴火生火取暖薪,然说是营火用的柴火,但也不便宜,1袋要价50纳米比亚元,约150元新台币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位在沙漠的城镇上,所以是这样的价钱呢。

 

我们坐在营火旁,一边喝著纳米比亚产的啤酒「Windhoek」,1瓶1美金,约32元新台币,这时遇见了一位韩国的旅行家,他搭车从俄罗斯的海参崴出发,横越西伯利亚,再由中东的约旦搭船横渡肯亚的蒙巴萨(Mombasa)后来到这里,抵达终点开普敦(Cape Town),历经10个月的旅程在此画下句点。

 

 

 

因为盐份变得扎实的沙漠道路!?在高速泥土路上油门全开!

隔天我们由斯瓦科普蒙德朝著位于北方距离130公里的十字岬(Cape Cross)前进,位在大西洋岸的纳米比沙漠的道路,是因为盐份变得扎实的高速泥土路,一路上DR-Z400S的油门全开奔驰,没想到骑起来竟然比柏油路还舒适,世界上竟然也有这样的道路。

北起安哥拉国境,南抵南非国境,沿著大西洋岸绵延达1,300公里的纳米比沙漠,属于南北狭长型的沙漠,东西向的宽度最窄的部分约有50公里,最宽的部分也只有150公里左右。

 

 

 

在十字岬海岸惊见「世界奇景」

在十字岬的海岸看到了不可置信的景象,那就是据称有15万头以上的海豹群。不过,其中还看到了几头被踩死的小海豹,虽然颇令人感伤,不过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则,十字岬的「世界奇景」。

 

ケープ・クロスのアザラシの大群

▲十字岬的海豹群

 

 

 

朝向遥远的南方奔驰前进!遭强烈的日晒与干燥的热风袭击

回到斯瓦科普蒙德的露营区「Alte Brucke」后,隔天就朝著位于遥远南方的开普敦出发前进,骑了40公里左右,通过华维斯湾(Walvis Bay)的城镇后,就进入了宽广的泥巴路,虽说是泥土路,但是经过整修而且路面平整坚硬,所以能够高速奔驰。

不过,这段路上可得留意,车子陷入沙坑失去控制时,很可能就被强风吹著走,因为一直在强烈的日晒下骑乘,所以头袋变得有点恍惚,加上干燥热风的袭击,嘴唇一下子就干裂了,喉咙也彷彿痉挛般的疼痛著。

 

 

 

横跨从热带到温带的分界

抵达南回归线了,这里矗立著「Tropic of Capricon」的立牌,我们一行人在立牌前把摩托车排成一列,留下了大合照,虽然说南纬23度26分的南回归线是热带与温带的分界线,但是通过南回归线南下后,彷彿一点一点燃烧大地的炙热阳光,完全也没有减弱的迹象。

灼热の南回帰线に到达!

▲抵达炙热的南回归线!

 

 

 

沙丘的边际眺望金色日出

从斯瓦科普蒙德骑了375公里后,来到了纳米比沙漠的观光据点「塞斯瑞姆营区(Sesriem Camping)」,隔天清晨登上「45号沙丘(DUNE 45)」,站在沙丘上的边际,看著朝阳从山的一端升起,沙丘在朝阳下染成了闪耀的金色,超级感动。

暂时坐在沙丘的边上,看著随著时间一点一点变化的景色。

 

ナミブ砂漠の「デューン45」に登る

▲登上纳米比沙漠的「45号沙丘」

 

 

 

再往南前进,俯瞰世界首屈一指的峡谷

ナミブ砂漠の高速ダートを行く

▲在纳米比沙漠的高速泥土路上奔驰

 

顺著纳米比沙漠南下,中途停靠媲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鱼河大峡谷(Fish River Canyon),与纳米比亚的第一温泉—艾艾斯(AiAis) 温泉,并且横渡纳米比亚国境的奥兰治河(Orange River)。

纵横纳米比沙漠超过1,000公里的泥土路,进入了南非,从这里到开普敦为止,全线都是柏油路。

 

 

厄加勒斯上把地球捧在手心上

抵达非洲大陆最南端的厄加勒斯海角(Cape Agulhas),海角的突出处立著「非洲大陆最南端」之碑,石碑上分别用英语和南非的官方语言-南非荷兰语(Afrikaans)写著:「你正站在非洲大陆最南端」。

 

アグラス岬の「アフリカ大陆最南端」の碑

▲厄加勒斯海角上的「非洲大陆最南端」之碑

 

眼前蔚蓝的大海虽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,但是右手边是大西洋,左手边则是印度洋,站在厄加勒斯海角,能够体会到彷彿把地球捧在掌心上的壮阔感,从厄加勒斯海角骑乘200公里后,抵达开普敦,也是从奈洛比出发的第28天,奔驰了7,232公里,终于到了开普敦。

 

やったー、ケープタウンに到着だ~!

▲YA,到开普敦了~!

 

 

 

前往开普半岛南端,在好望角回忆「那一天」

不过,我们的旅程还没有结束,从开普敦再往南骑了80公里,往开普半岛(Cape Peninsula)南端的好望角(Cape of Good Hope)前进,路的尽头上立著「CAPE OF GOODHOPE 18°28′26″EAST 34°21′25″SOUTH」的石碑。

 

喜望峰を真下に见下ろす

▲从好望角往下俯瞰

 

站在好望角突出处的岩石上,朝著蔚蓝的大西洋吼著「喔!!!!」。

 

喜望峰で雄叫びを上げるカソリ

▲在好望角上狂吼著的贺曾利

 

这让我不禁想起17歳那年的夏天,决定「去非洲吧!」的「那一天」各个画面,开始浮现在眼前,翻开高中的地理图集中「非洲」那一页,拿著尺用红线连起开普敦(南非)与亚历山大港(Alexandria,埃及)的「那一天」的景象。

 

当时17歳的贺曾利下了坚定的决心说著:「好,就以这条线,横越非洲大陆」,依循著当初这个决心,20歳的贺曾利展开了「横越非洲大陆」之旅。

 

ks04-20160125

▲20歳「横越非洲大陆,于罗德西亚(Rhodesia,今辛巴威)

 

 

 

骑乘7,395公里,旅程的终点与新的「野心」

离开令人依依不舍的好望角后,我们一行人回到了开普敦,「横越非洲大陆」之旅就此划下句点,距离起点奈洛比,共7,395公里。

 

这时也不禁对著从「奈洛比→开普敦」这段漫长的旅程中,全程不间断相伴的伙伴—DR-Z400S说出:「真的辛苦了,DR,谢谢!」由衷的感谢之言。

 

总有一天将会再挑战「奈洛比→亚历山大港」,展开「横越非洲大陆」的续篇!

 

喜望峰での最后の记念撮影

▲在好望角的最后纪念合照

 

 

 

相关文章

【贺曾利隆专栏】「生涯旅人」的摩托车冒险起点

【贺曾利隆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之旅(1)

【贺曾利隆 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之旅(2)

【贺曾利隆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之旅(3)

 

 

贺曾利隆

DG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冒险家・摩托车旅游&专栏作家

作者个人简历

1947年出生于东京。

1968年起2年期间横越非洲一周后,从此展开以摩托车环游世界六大洲的旅程。

1982年参加「巴黎→达卡拉力赛」,这是日本第一人参加这项赛事,1987年展开「横越撒哈拉砂漠往返之旅」,7次完成环游「日本一周」,目前正以「70岁环游日本一周」为目标。

座右铭是「生涯旅人!」

「Webike-名人专栏」贺曾利隆

「Webike – 广州威百客」编辑部编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