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和歌山专栏】对速度不再宽容的欧洲

3259 2016-6-23

160523_38

 35年前~“能骑多快就骑多快”

这虽然已经是超过35年的事情了,不过第一次在欧洲的道路上骑乘时,强烈地体验到深刻的文化冲击,因为那时的欧洲是一个能骑多快就骑多快的世界。

 

在高速道路的超车车道上,和跟著后方的车子同时以时速180km/h高速骑乘著,在这个情况下,即使前方出现车速较慢的车子,也不能降低速度,因为一旦减速就会扰乱超车车道的车流,进而引发危险,所以在超车车道上,驾驶们彼此都遵守并且相信著,后方来车即将超车时,前方车子就会让道的常识。

 

在双向通行的四线道一般道路上,单向双线道的宽度即使3台汽车并行也完全没有问题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以时速130km/h行驶属一般常识,一旦前方出现车速较慢的车子,即使对向车道有车,也会毫无顾忌的跨越车道超车。

 

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时,心想下一秒应该就会目击两辆车正面相撞的画面,恐怖到令我全身僵硬。

 

不过,没想到要被超车的车子和对向车道的车子竟然同时往车道两侧靠,两辆车子的中间出现了能够超车的宽度,这样的情况,是在三方都确实地判断当时的情况,并且保持注意力,才能成立的交通现象。

 

 

 

25年前~弯道上速度全开是基本!

将近25年前笔者开始担任摩托车专栏作家与评论家时,在欧洲的公道试乘也曾经有过具冲撃性的经验,那就是欧洲在弯道上就宛如在赛道上一样,速度全开是基本,当时只能抱著必死的决心紧跟著一起转弯。

 

160523_39

 

 

 

17年前~没把警察放在眼里?在高速道路上以时速300km/h飙速

然后在17年前,笔者曾经骑著隼(Hayabusa)与欧洲的伙伴在高速道路挑战时速300km/h的飙速骑乘,过程中发现前方有一辆时速应该约在140km/h左右的警车,笔者便骑回中央车道并且降低车速。

 

但是一起挑战的伙伴们,一边打暗号要我超车,一边超越那辆警车,警车看起来也毫不在意,我也就又重新飙速,先不论警车是不是追不上我们,但是当时重新体认到欧洲车速具有高度的包容性。

 

 

 

近年来~开始重视安全与社会性

曾经对车速高度包容性的欧洲,在这几年出现了极大的变化,从10多年前开始许多高速道路的最高时速限定在130km/h,取缔超速也变得严格了,加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流入,造成欧洲交通量增加,变得无法跟以前一样高速奔驰了。

车款的研发重点从时速180km/h起超车加速的动力性能,转变成130km/h左右追求扭力为主,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变化。

也因此从1~2年前起,在公道试乘时,有前导车辆领队也变成基本常识了,试乘也被要求安全与社会性。

 

160523_40

 

 

交通常识建立于在当地的风土民情之上

不过,即使在欧洲属于常识,在日本可能会造成警察紧急出动取缔,而这也是无可奈何的,因为所谓的交通常识是在当地风土民情下发展而成的,而欧洲也因为近年情况的变化而出现转变。

Webike news的编辑长佐川先生,在最近的专栏里就有2篇提到日本弯道骑乘存在的问题。

其实笔者认为最重要的是入境随俗,融入当地的社会民情。因为,日本的交通常识在欧洲也可能是危险之举。

而且日本的交通常识并非建立在欧洲的骑乘常识,而是建立于日本的交通常识之上。

 

 

 

 

和歌山利宏

 150127_2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975年进入YAMAHA,参与Road Sports车款的开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同时也以赛车手的身份活跃于各项赛事,在铃鹿8耐第4届大赛曾获得4名。

从1985年起和Yokohama(横滨轮胎)签约,进行轮胎开发测试的同时,

也参加1987年GP日本站的外卡赛,在250cc级获得第11名。

从1990年起开始从事新闻媒体工作到目前为止。

 

 

 

「Webike-名人专栏」和歌山利宏

「Webike – 广州威百客」编辑部编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