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贺曾利隆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之旅(3)

437 2016-6-16

通用货币是美金,手握著50亿元的纸币…

这一天到中午之前,我们一行人主要停留在第5个国家-辛巴威的维多利亚瀑布(Victoria Falls)镇,我们在镇上闲逛,逛了超市和土特产礼品店,然后在镇上的餐厅吃午餐,午餐吃的是「白饭&牛肉」,大约花了2元(约200日圆),拿出两张皱巴巴的1块美金纸钞付了午餐钱。

 

baed3f82d92c3af54e11391534201055-510x680

 

在已经将近90歳的辛巴威总统-穆加比(Robert Gabriel Mugabe)的独裁统治下,辛巴威的经济发生严重问题,辛巴威本国的通用货币-「辛巴威元(Zimbabwean dollar)」崩盘,所以,现在辛巴威国内的通用货币是美金,而辛巴威元竟然可以在土特产礼品店买得到。

 

这虽然叫人不敢相信,不过这里竟然有「billion (10亿)」的纸币,1 Billion纸币是10亿辛巴威元,5 Billion纸币就是50亿辛巴威元,50亿纸币上的0排成一长串。

 

これがジンバブウェの50亿ドル纸币

▲这就是50亿辛巴威元纸币

 

目前在辛巴威国内流通的美金纸币,只能在辛巴威使用,无法在非洲的其他国家使用,想要兑换也无法兑换,因为在辛巴威本国流通的美金纸币相当地皱,这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,不过世界上也有这样的国家。

 

 

 

前往波札那的国境,路上竟然有大量的…

从维多利亚瀑布镇出发,沿著尚比西河(Zambezi River)的南侧道路,往波札那(Republic of Botswana)的国境前进,路上碰、碰地落著大象巨大的粪便,看起来还很新鲜,看到这样的景象,马上想到搞不好会有大象冲到路上,所以一路上骑著DR-Z400S并随时保持最高警戒,同时也期待著可能会跟大象不期而遇。

 

从维多利亚瀑布镇出发骑了70公里,抵达国境边上的城镇-卡兹古拉(Kazungula)。不知道究竟该说是幸运,还是可惜,这一路上没遇到大象,卡兹古拉是全世界唯一与4国国境接壤的城镇,位在尚比西河中央处的卡兹古拉与辛巴威、波札那、尚比亚、纳米比亚(Namibia)等4国相接。

 

 

 

进入旅途的第6个国家-波札那「一脉相连的」饮食文化

办理完辛巴威的出境与波札那的入境手续后,进入这段旅途的第6个国家-波札那。在波札那边上的国境城镇-卡兹古拉的中国人店内兑换货币,1美元可以换到8普拉(pula,1普拉约12日圆),这间中国人的商店是一间不小的杂货店,收银台则有一位年轻的中国人女性,想不到在辛巴威和波札那的国境上,也有中国人在这里落地生根,让人不禁心生感佩。

 

换到波札那的通用货币-普拉后,马上就到购物中心内的速食店买了papa、鱼&炸薯条,还有肉汁吃了起来,Papa是在玉米粉上加入热水揉制而成的面团,一般都沾著肉汁一起吃,Papa是和肯亚、坦尚尼亚的Ugali、马拉威、尚比亚、辛巴威的Nshima一样的食物。

 

 

 

奔驰在无人的荒野之中,终于相遇了!

从卡兹古拉出发前往纳达(Nata),在无人的荒野奔驰300公里左右,这段一路上好几次遇见大象,而且还看到了将近10头左右的象群。

 

一开始看到大象时,还一边骑著DR-Z400S一边高声呼喊著「哇,是大象、是大象!」,之后陆续看到大象后就渐渐习惯了,把这当作途中理所当然的景象,「卡兹古拉→纳达」一路上,总共看到了20多头象。

 

热带地区的沙漠,竟然下起大雨

在纳达住宿一晚,从纳达沿著喀拉哈里沙漠(Kalahari Desert)的北边奔驰,骑在「喀拉哈里纵贯高速道路(Trans kalahari highway)」上,朝著纳米比亚国境前进。

 

「トランス・カラハリ・ハイウェイ」を行く

▲奔驰在「喀拉哈里纵贯高速道路」上

 

这一段路的交通量极少,最高时速限制是120公里,一出发没多久就开始下雨,惊讶到不禁说出:「为什沙漠会下雨呢?」,不过!这一带虽然是沙漠,据说从12月到3月是雨季,因此降雨量不小,沿著道路青翠茂密的草木,显示了此地雨量丰沛的证明。

 

从纳达出发骑了320公里后,抵达马翁(Maun)镇,这一天我们住在郊外的「Sitatonga营地」,并且在雨中扎营,隔天也是从一早就下起雨来,这一带虽然是南纬20度的热带,不过冰冷的雨水,还是让身体感到寒冷。

 

一路上我们不时地在加油站、餐厅的屋簷下躲雨,没想到喀拉哈里沙漠竟然下了这么多雨…。

 

从马翁出发骑了280公里,这一天我们住在位于Ghazi的「喀拉哈里饭店(Kalahari Hotel)」,住在室内的饭店实在令人感动,所以房间内到处就挂满、晾满了湿掉的衣服和鞋子等。

 

 

前往第7个国家-纳米比亚,下不停的大雨…路上竟然还积水!

从Ghazi出发的这一天,同样从早上就开始下起雨…。

 

这一天得一路骑往纳米比亚的首都—温荷克(Windhoek),是一段不短的距离,所以天还没亮,清晨5点起床吃早餐,6点就出发了,从「喀拉哈里纵贯高速道路」往西前进。

 

在雨水的陪伴下,骑了110公里,终于抵达波札那国境,办完波札那的离境和纳米比亚的入境手续后,进入这段旅程的第7个国家-纳米比亚,这时大约11点,通过国境大约花了1个半小时左右。

 

我们在国境上的餐厅吃午餐,午餐是「papa&牛肉」。纳米比亚和波札那一样,也把玉米粉加入热水揉制而成的面团叫做papa。

 

ナミビアに入って食べた「パパ&ビーフ」

▲进入纳米比亚后吃到的「papa&牛肉」

 

吃过午餐后,再由「喀拉哈里纵贯高速道路」往西走,即使在纳米比亚已经到了喀拉哈里沙漠北边,这条公路依旧叫做「喀拉哈里纵贯高速道路」。

 

从国境骑了120公里到了戈巴比斯(Gobabis)镇上,发生了惊人的事情,那就是持续的大雨,造成路上大积水,整个城镇几乎都泡在水里,形成一片宛如「沙漠洪水」的特殊景象。

 

 

 

广阔的蓝色天空,终于能够脱下雨具了!

快要抵达纳米比亚的首都-温荷克时,雨云终于散去,转换成一大片广阔的蓝色天空。在温荷克国际机场附近,我们停下车,脱下雨具,这个时候真的是超开心的。

 

ついに晴れてきた!

▲终于放晴了!

 

 

 

克服「沙漠大雨」

从Ghazi出发骑了520公里,16点30分抵达温荷克。

ナミビアの首都ウィントフックに到着

▲抵达纳米比亚的首都-温荷克

 

穿过市中心的街道,来到位于郊外大规模的渡假设施「阿雷布赫旅馆(Arebbusch Lodge)」,我们在旅馆的露营区内搭起帐篷后,到「阿雷布赫旅馆」的餐厅享用晚餐,我们一边喝著啤酒,一边数落著这场「沙漠大雨」,聊得好不热闹。

 

「アレブッシュ・ロッジ」できれいな夕焼けを见る

▲「阿雷布赫旅馆(Arebbusch Lodge)」邂逅的美丽夕阳

 

 

【贺曾利隆 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(4)待续

 

 

 

相关文章

【贺曾利隆专栏】「生涯旅人」的摩托车冒险起点

【贺曾利隆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之旅(1)

【贺曾利隆 专栏】横越非洲大陆之旅(2)

 

 

 

 

贺曾利隆

DG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冒险家・摩托车旅游&专栏作家

作者个人简历

1947年出生于东京。

1968年起2年期间横越非洲一周后,从此展开以摩托车环游世界六大洲的旅程。

1982年参加「巴黎→达卡拉力赛」,这是日本第一人参加这项赛事,1987年展开「横越撒哈拉砂漠往返之旅」,7次完成环游「日本一周」,目前正以「70岁环游日本一周」为目标。

座右铭是「生涯旅人!」

「Webike-名人专栏」贺曾利隆

「Webike – 广州威百客」编辑部编译